首页>  海外资讯  >各国福利

法国政府全额赡养养老制度,阻断亲情

前几天,笔者看到英国《每日电讯报》有则报道:据英国国家统计部公布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2年间,有1158名疗养院院友渴死或因严重脱水死亡。这个消息着实把笔者吓了一跳,也让笔者对向来以“福利社会”著称的欧洲现状深感担忧。笔者在法国居住了30多年,眼看也到了退休养老的年纪,对这个问题难免格外关注,不妨来和读者谈谈法国的养老问题。
 

无需为赡养老人花一分钱
 

先说法国现行的退休制度。理论上公民必须要工作满42.5年,同时年满65岁,才能拿到全额退休金,金额数按照你在42.5年的职业生涯中,收入最高的20年的平均收入的一半计算。干部还要强制购买补充退休金,其金额甚至可以达到和基本退休金相当的地步。其实法国人60岁就可以申请退休(这个年限被萨科奇分5年延长至62岁),但这样的话就拿不到全额退休金。
 

总之,一般而言,一个普通职工在退休之后收入必会大大下降,能有原来收入的50-60%就已经很不错了。
 

除了法定必须缴纳和享有的国家退休金外,你还可以自行进行养老储蓄,国家对由此产生的长期利息收入也有税收优惠。不过据我观察,这样未雨绸缪的法国人实在有限,尤其是由此积攒起的金额实在有限,太多的人指望国家而不是自己来养老。
 

不过有55%的法国人分期付款购买了自住房,到了退休之龄,相当多的老人已经不需要缴纳房租或按揭款。须知这个房租或按揭一般会占到收入的三分之一。
 


 

法国还有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中国人肯定不能理解,就是每一代人都有抚养子女到18岁的法定义务,却无需为赡养老人花一分钱,哪怕你本人是一个亿万富翁。
 

对于那些没有收入或者收入不够维持生活的老人,国家会发放低保,标准大体上是一个人每月650欧元,一对夫妇每月1000欧元。享受低保的人,医疗费可以100%报销。反倒是更富裕的老人,除了国家提供的基本保险之外,还得自己付费购买补充医疗保险。不过国家对大病医保都是没有上限的。
 

国家会在经济上赡养每一个收入不足的老人直到送终。但是如果你有财产(最常见的是私有的自住房),那你过世以后,政府会把房屋收走拍卖。在归还所有的国家债务之后,若还有剩余,才能交由儿女继承。如果你没有领低保,国家就不能触动你的私人财产分毫。退休金是你的合法收入,不是欠国家的债务。
 

所有居住在法国土地上的人,自然包括老人,一旦有严重疾病,都可以相当迅速地被送到医院,得到必要的医疗照顾。出院以后,也有足够的康复疗养设施,让他们尽量康复。所有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都可以住进专门老人寓所,那里配有一应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
 

如果有晚辈愿意在家中照顾生活不能自理又收入不够的长辈,国家会在经济上鼓励,提供各种费用,包括你雇护工的费用。当然这个标准不会太高,你要高标准照顾,还是得自己贴钱。法国政府会很感谢你为国分忧,但按照法国的民俗,这种情形的确为数不多。
 

你照顾的如果是卧床不起的长辈,国家甚至可以把病房安置在你家里,提供可以自动升降的病床、轮椅、一应医疗设备,甚至包括尿纸,还会一年365天不间断地每天三次派护士到家里来给老人换尿纸等。我有一位同学就是这样的情况,多年以前,我那位同学的岳母来到法国,靠他们的担保取得了法国的长期居留权(相当于美国的绿卡)。本来他们以为必须为老人负担一切养老费用,后来才听说,他们的收入与老人毫不相干,只要老人在法国合法居住(其实非法也一样,他们也管),年龄65岁以上,就可以向法国政府申请一应开支。
 

法国实行一个在中国人看来会觉得奇怪的制度,就是所有的个人都必须自行认定一个自己最偏爱的私人医生。而这样的私人医生诊所,遍及法国城乡,承担着法国人基本医疗服务的一半以上。要看专科医生,或去大医院,必须事先得到指定私人医生的许可和推荐。你也可以自行直接去找专科医生或大医院,但在费用报销方面,就会受到一些歧视。所以千万不要以为拥有私人医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我那位同学告诉我,他们的私人医生大概每1-2个月会到家里来一趟,看望他的岳母,就后续的医疗措施做出安排。他的岳母因帕金森症晚期已经卧床多年,由于吞咽困难,食物、饮水、药物都是通过直接安装在肚皮上的一根胃管用专业的泵每天输送,这些特制的食物、饮水都由政府免费提供,甚至还有营养师定期来查看以便确定食物的构成。在他夫人和护工的悉心照顾下,再加上法国政府提供的一应医疗设备和服务,86岁的老岳母虽然已经完全不能说话,神智也已相当有限,但身体的物理状况却惊人的良好,甚至背上都没有一点褥疮。有一次他们的家庭医生在检查了他岳母的状况后,感慨之余,一本正经地与我同学的太太相商,说要合作写一本书,写写他们家庭照顾老人的实际情况,并保证一定会有销路。他说他行医已经数十年,在医疗上负责过的老人无计其数,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卧床数年的老人能被照顾得这样好,并预计老太太可以就这样一直活到100岁。正是法国充足的医疗设施、慷慨的福利制度加上体现在他的夫人身上的中国传统孝道文化,在他们家创造了这个小小的奇迹。
 

法国老人也希望子女常回家看看
 

笔者认为,如果说法国在养老事业方面还有不足,主要体现在文化方面。据我所知,法国各地的市政府也有第三年龄办公室,也组织不少的老龄活动,但老人们参与的比率比中国低得多。在这里的街头花园等公共场所,任何时候都看不到在中国习以为常的老人群体在唱歌、跳舞、打太极拳,老人们基本上始终呆在自己的家里,而且是独自一人或两夫妇。倒是在华人聚居区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数量不大的老人聚集活动现象。对此法国人乐观其成,但并不参与,只要不会发出太大噪音干扰到公园近邻的安宁就行。
 

我家右邻有一个老太太,丈夫死后一人长期寡居。她到现在生活基本还能自理,政府也派护士经常来看她,以往她也常常隔着篱笆与我们说话,交换一些花园产品等,不过最近我已经好久没看见她的身影了。曾经有一次,我太太建议她招一个女学生房客,一方面可以增加一些收入,另一方面也可以有个照应,至少说说话减少寂寞。她断然拒绝,说不愿意有人打扰她的独立生活。法国老人养狗养猫的非常之多,宠物成了他们最亲密的伴侣,其重要性远过于他们的子女。
 

在养老事业上,笔者个人认为法国的最大缺陷就是他们过度割断了不同世代之间的亲情和关爱。在法律上,成年人没有赡养老人的义务实在不是一个值得中国仿效的制度。这里约定俗成的“回家看看”的频率就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和中国的春节差不多。但除此之外,子女看望老人的频率实在让人感到心寒。
 

在亚洲,老人住院子女大体上每天都会去看,而法国人能一个月去看一次就不错。记得有一次我们到医院去探望一个住院的朋友,她告诉我,临床的法国老太天天叨念她的独生子,可一周以后,他才来探视,待了半个小时就走了。听说他的母亲要转院,他倒是问护士要了新的医院的地址,但是不愿意来陪伴转院,他说那是医院的事,与他无关。
 

还有一件我们亲历的事情。有个越南老人弥留之际住进“临终关怀”医院,最后一周,老人的亲属共有超过一百人前去告别。这让院方大惊失色,因为这种事情在法国家庭中绝无可能发生,最多也就是十多个至亲来看看而已。当然如果是达官显贵可能会例外,但那位越南老人只是平民而已呀。
 

最为惨痛的故事发生在2003年。那一年法国夏季酷暑,有大约15000名老人因为缺乏照顾而困死家中。当时法国的医护人员大批在外度假,当医院发现中暑病人激增时,却无法把他们叫回来加班。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也不例外,直到酷暑结束,他的假期也正常度完后,他才慢悠悠回到巴黎。大批子女在父母和医院的紧急召唤之后都不肯中断假期回来照顾住院的老人,甚至有数以百计的老人在去世之后,子女都不肯回家参加葬礼,只好由政府出面安葬。
 

当然经此事之后,法国也制定了酷暑预案。如果再有类似酷暑,应当可以更好地应对。所幸这样的酷暑10年来没有再发生。
 

总体来说,西方发达国家医疗和养老事业上的富裕程度,中国实在需要十分漫长时段的努力之后才可能企及。但中国有非常优秀的尊敬老人(家庭)赡养老人的深厚传统,在远远不及西方富裕的现状下,千万不要取人之短,割己之长,让国家过多地把养老责任接过去,后果真的会比邯郸学步,反失本步还要糟糕百倍。

 

中美心心陈女士的北京之

时间:2018-07-23

中美心心张女士与澳洲男

时间:2018-06-22

中美心心L女士与挪威男士

时间:201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