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外资讯  >各国福利

澳大利亚生活过度休闲不适合中国忙碌人

去年到澳大利亚时正赶上圣诞节。过节嘛,当然要放假要休息。但看到他们那种把“休息”看得如此重要,如此马虎不得,如此神圣不可侵犯,使我们中国人对“休息”二字不得不产生一种新的认识。
 

穿越著名的澳洲金融第一大街、雅拉河、墨尔本,几乎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街上也很少有行人,整个城市歇息了。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答案都是一样的:不为什么,现在是放假,是休息。
 

人到哪儿去了?坐车转一圈就明白了。他们在享受阳光、啤酒、亲情、生命。皇家植物园里,一家一家的人,在浓荫下,在小湖边,铺上塑料布,躺在暄软的草地上,正在玩耍,或者午餐。海滨的沙滩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着泳衣,全身舒展,在晒太阳,忘情忘忧,其乐陶陶。机场的航站楼里,挤满了出行的人们,全是一副休闲模样,穿着拖鞋,背着旅游包和滑浪板,携家带口,目标必是一处有名的度假胜地。
 

休息时间,没有人再去上班,没有人再去挣钱,没有人跟你谈政务,谈公事,谈生意,所有的事要等休息完了再说。

在澳大利亚的城市里,很少有夜市,商店一般晚上不营业。为什么,答案几乎都一样:职工不愿意,他们要休息;老板不愿意,他们怕付高额的加班费。

澳国的休息观念,很快就惠及到了我们,我们每天的行程都不紧张,一般上午9点出发,下午5点就住进了宾馆,显得很休闲,这使我们有了一些年纪的人觉得不累,很合适。
 


 

有人晚饭后,提出想去企鹅岛玩,陪同我们的人觉得有些为难,理由是法律规定司机不能超时工作,谁送你们去呢?

经过通融,那些坚持想去企鹅岛的人的愿望最终还是得到了满足,当地人设法找了当地的华人司机。这些华人虽然有了澳大利亚的绿卡,但他们仍保留中华民族吃苦耐劳的光荣传统,只要有钱,就愿意前往。

有意思的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政府计划修一条隧道通往主体育场。奥运会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大事,这隧道,按说是无论如何要按期完工的。但情况却出人预料,工程进展缓慢。工会主席三天两头来工地检查,工人是不是加班了?休息时间是不是被侵占了?拖欠了工资没有?有没有违反劳动法规的事?一切按法规按程序办事。最后,奥运会开幕了,隧道工程却延期了,未能竣工,未能派上用场。这事,如果在我国就匪夷所思了,但在澳国,很正常。他们的回答是:奥运会重要,但人更重要,人休息的权利不能被侵犯。
 

澳大利亚的中小学生,每天上午9点上课,下午3点放学,小学生没有正式课本,当然也没有课外作业,书包里背的全是饮料和吃食。他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主要还是玩,学习不过是玩的另一种方式。

澳大利亚人1856年就提出并实行了8小时工作制,这比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实行8小时工作制要早48年!1903年,他们又在全世界率先提出实行每周5天工作制,并形成了法律。澳大利亚的国民以此为骄傲,把它看作是人的权利的胜利。我在墨尔本的意大利大街,就看到一座黑色大理石碑,上面专门记载了这两件事,纪念这种“胜利”。他们的目的是昭告后人,休息是人的一种庄严的权利。
 

工作、休息都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权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的祖先很早就懂得工作与休息的关系,并在时间段上有了一个大致的规范:白天劳动工作,晚上休息睡觉。

能不能享受休息,其实是人类生存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我们平时也提倡休息,但和澳大利亚人比,我们的理念和实践就有了很大不同。

我们常常表扬那些“埋头苦干”的人,说他们怎么加班加点,为本单位做出了贡献,把这些“好人好事”当成政绩宣扬。极少有领导提到大家应如何注意休息,更不用说明确反对滥施加班、影响合法休息的做法。
 

在许多人眼里,“休息”这个词颇有弹性。因为贫穷的缘故,吃饭第一,不太在意休息,有时休息会变得无关紧要,甚至可有可无。

要改变这种状况,还真得有老外的那点较真的劲儿才行。

懂得休息是一种智慧。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休息,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

近年来,在休息这件事上,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和澳大利亚人比,和整个西方人比,我们还远远不够。这和社会富裕程度有关,也和人的理念有关。

 

Z女士与加拿大银行高管见

时间:2018-08-13

中美心心M女士与美国男士

时间:2018-08-09

中美心心李女士与德国男

时间:2018-08-06